全国重症占确诊病例比例明显下降武汉重症占确认病例比例降至216%

全国重症占确诊病例比例明显下降

各地的疫情防控效果已经显现 武汉重症占确认病例比例降至21.6%

担当:军装是用来冲锋陷阵的

“当时汗水堵住了出气口,我以为自己快要被憋死了。出来以后大口喘气,一连喝了两瓶水。”毛青说,“靴子里可以倒出水来。”

毛青走路带风,踏过被消毒液浸湿的地垫,黑色作战靴上依然可见泥点。“一次性接触那么大数量的传染病病人,大量的事情需要适应、组织和协调。”毛青说。作为陆军军医大学西南医院全军感染病研究所所长的他,这次主要承担防控感染指导工作。

“对出现病例或者流行病学史明确的、规模较小的聚集性疫情,需对病例实施隔离治疗,对密切接触者采取集中隔离医学观察。对于出现社区传播疫情,必要时可以采取相应的措施,限制人员的出入。”

回应二 如何看待有些基层人员成“表哥”“表姐”?

回应一 是否需要限制外出工作人员回到小区?

回应三 红外成像测温仪能否准确判断发烧?

“救死扶伤是我们的职责,为此就要保证医生护士的安全,以更好地救治别人。”毛青说,这些都是从抗击非典、抗击埃博拉等实战中总结出来的防护原则,有了专业的防护措施,没有什么病毒是无法抵御的。

文/本报记者 孟亚旭 刘艺龙

“脱第一层防护服和第二层防护服的两个房间之间,必须要有一个缓冲廊道!”在火神山医院医护人员进出通道,毛青用手机灯光照着检查。“这是遵循感染防控的递减原则,没有缓冲走廊风险很大。”毛青说。

毛青的这些话,总能让一些年轻队员紧张的心情放松下来。“这也是我们一代代军队感染防控人几十年一线工作的结晶。”毛青说,自己进入感染病房的第一位老师、全军著名传染病专家向居正教授影响了自己一生。

“我们的目标不仅要打胜仗,同时还要实现零感染。我必须建立严格规范的工作程序,更需要每个人都严格遵守。”毛青说。

2月16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召开新闻发布会,介绍疫情防控工作进展情况。国家卫生健康委新闻发言人米锋说,截至2月15日24时,武汉、湖北、全国重症病例占确诊病例的比例均明显下降。

在专门收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重症患者的武汉金银潭医院,毛青和军队医疗队员争分夺秒,48小时内即完成实地了解诊疗环境、制定工作规范流程、明确医务人员分组,并整体接手金银潭医院综合病房楼的两个病区,接手当天收治确诊患者。

他说,红外热成像测温仪跟传统的体温计或者额温枪的测量设备相比,能够实现在非接触的情况下对多目标同时进行体温检测,可以规避大规模体温检测造成的人员滞留、减少人员接触,相对安全便捷,是在公共场所甄别发热人群的一种方式。

国家卫生健康委疾控局副局长周宇辉说,国家卫生健康委制定了社区防控工作方案,科学分类实施社区防控策略措施。

中国疾控中心研究员冯录召提到,小区居民是不是判定为密切接触者,要根据是否与病例接触,接触的方式、接触的时长、接触的场所等综合判定,不应该把全小区的人员都作为密切接触者。

“爱兵、爱病人。”毛青说,“老师那种爱可不是停在嘴上的。”

毛青与军队有着不解之缘,两岁就进入保育院过“集体生活”,17岁时考入当时的解放军第三军医大学。他穿着妈妈的旧军装到军校报到,“进了学校领到属于自己的新军装,高兴得马上就换上。”

本文由游民星空制作发布,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与高危污染物、烈性病毒打了30多年交道,毛青常笑称自己是跑全场的“老运动员”了。“最紧张的经历要属抗击埃博拉,病死率高、传播快,我们在国内没有遇见过。”毛青回忆,每收治一个病人,后面都要安排一个洗消组队员,沿着前者的脚印消毒。

截至2月15日24时,据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现有确诊病例57416例(其中重症病例11272例),累计治愈出院病例9419例,累计死亡病例1665例,累计报告确诊病例68500例(江西省核减1例),现有疑似病例8228例。累计追踪到密切接触者529418人,尚在医学观察的密切接触者158764人。

他说,基层医务人员的主要精力放在一线,能不开的会尽量不开,有些文件能不发的就不发,不能以会议落实会议,以文件落实文件。

大学期间,毛青除了专业成绩突出,还是校田径队、足球队的队员,爱好书法、会篆刻。毕业后,他遵从自己的初心,成为感染科的一名军医。

毛青说他一点都不老。56岁的他已近退休年龄,这回又“逆行”来到武汉。

毛青说他从来都不怕。这些年,爱人习惯了他的职业危险性,送他出征已不会泪流满面。

周宇辉表示,应根据疫情状况对无病例社区、出现病例或聚集性疫情社区,以及发生持续传播社区进行分级分类管理。

在异国他乡奋战60多天,历经生死考验,毛青和战友们圆满完成了国家赋予的任务。医疗队被联合国认为是技术力量最强的队伍,被利比里亚总统授予“金形象奖”。毛青也被战友和同事称为“可以生命相托的人”。

米锋提到,全国各地的疫情防控效果已经显现。特别是随着全国对口医疗支援力量的加强,湖北根据实际情况制定和落实本地区防控措施,扎实做好确诊患者、疑似患者、无法明确排除新冠肺炎可能的发热患者和确诊患者的密切接触者这些人的分类集中管理,使大量轻症病例得到及时救治,减少了转为重症的可能,为提高治愈率、降低病死率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并不是每个医务工作者都有防控传染病的经验,我们的任务就是要帮助他们避免在不知不觉中犯下错误。”毛青说,特别是在脱下防护服的过程中,如有丝毫疏忽,就可能把病毒从污染区带到清洁区。

1 2 3 下一页 友情提示: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更多相关资讯请关注:生化危机2:重制版专区

“可以在小区的出入口设置体温检测点,严格人员的出入登记,但是不应限制外出工作人员回到小区。”

毛青说他永远不知道苦。在传染病防治一线工作34年,他先后参与抗击非典、援非抗击埃博拉疫情等非战争军事行动。

国家卫健委基层司副司长诸宏明说,卫健委收到一些反映,说基层人员现在负担很重,很多时间都花费在了填表、报表上,又出现了“表哥”“表姐”,我们及时注意了这个问题,并进行纠正。

“但它的精确性会受到外界环境等因素的影响,建议各地根据本地的实际情况选择使用。”

针对“红外成像测温仪是否能准确判断发烧”的问题,冯录召作了回应。

在很多医疗队队员眼中,毛青是一位重量级的人物,说话干练利索,句句击中要害。拿不准的地方,大家会四处找他:“毛教授,您能不能来一下?”

责任:保护好一线的医生护士

“其中武汉重症占确诊病例的比例由1月28日的最高点32.4%波动下降至2月15日的21.6%;湖北其他地市重症占确诊病例的比例由1月27日的最高点18.4%下降至2月15日的11.1%。”米锋介绍,“全国其他省份重症占确诊病例的比例由1月27日的最高点15.9%下降至2月15日的7.2%。”

“这身军装,就是用来穿起冲锋陷阵的。”毛青说,援非抗埃的经验对这次抗击疫情提供了帮助。当年一起派出的医护人员,这次又一起加入抗击疫情的战斗中。

有记者提问,有一些小区要求出门上班的人员不能返回小区,或者对上暗号才能出入小区,一些没有房产证的人会一律被遣返这样的规定,请问这些规定是否有助于疫情防控?

他说,各地在此方案的指导下,结合疫情的形势,制定了适合本地的防控策略和措施。

一次急救完一批病人后,穿着3层防护服的毛青刚准备休息,又送来一位已经昏迷的病人。为了抢时间救生命,毛青和另外3名同事决定“扛一扛”。待到他们脱下防护服时,已连续工作了近5个小时。

有记者提问,对于出现疑似或确认病例的小区,是否全都需要封闭管理?是有全国统一规定还是各地自行决定?

他说,我们通过联防联控机制专门下发了文件,要求减轻基层负担,全力做好基层的防控工作。

大灾大疫面前,一直在一线,从来未缺席,但毛青更希望世界永远没有瘟疫,让自己的专业知识毫无用武之地。

在毛青看来,秉持科学态度加上乐观精神,依靠完整的防护体系和专业力量,必将取得抗击疫情的胜利。大年三十,解放军传染病防控专家毛青随医疗队星夜驰援武汉,已和战友们在一线连续工作了13天。

从金银潭医院、火神山医院到新建的方舱医院,都需要构建一个完备安全的救治流程。这个流程的构建,是毛青这几天重要的工作内容之一。

根据在利比里亚抗击埃博拉病毒的经验,毛青和他的团队在病区设立了监控机制,通过摄像头实时观察医务人员洗手消毒、穿脱防护服等各个环节,一旦发现不规范操作会马上喊“停”,并提供专业的补救措施。

心愿:愿世界从此再无瘟疫